SM與性虐待有何不同

SM不應與性虐待混為一談。性虐待(sexual abuse)是枉顧對方意願而施行的身體侵害,SM卻是在雙方同意之下充分協商而進行的戲碼,過程中建立雙方的信任感與親密感,這和真實的暴力與支配大不相同。

SM是成年人之間知情同意的行為

真正的SM必須發生於兩個彼此知情同意的成年人身上,符合雙方都自願、雙方都可從中得到性快感、安全、清醒等原則。若不符合上述原則,那就不是SM,只是其中一方的自私行為罷了。
絕大多數的人多多少少都會玩一些SM活動助興,有許多人只有在某種清楚明顯的權力支配之下,感覺到自身的全然無助,才能放鬆自我的僵化而得到快感。

性虐待是枉顧對方意願而強加施行的侵害

性虐待(為虐待之人未必是強制性交,須視與其為性行為之人是否出於自願)之行為人如果違反相對人的自由意志而強迫性交,會構成刑法的強制性交罪,但因其虐待行為通常會導致被害人受輕重傷,所以同時會構成刑法的故意輕傷罪或故意重傷罪(性虐待另可成立刑法的強制罪)。茲就相關法條臚列於下:
  • 法規:中華民國刑法 (民國 97 年 01 月 02 日修正)
  • 第221條(強制性交罪)對於男女以強暴、脅迫、恐嚇、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前項之未遂犯罰之。
  • 第277條(普通傷害罪)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。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,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;致重傷者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  • 第304條(強制罪)以強暴、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。前項之未遂犯罰之。

熱衷此道是心理變態嗎?

熱愛SM的人,就像性行為中熱愛口交或裸露的人一樣,沒有什麼心理問題或不妥。
很多人以為SM只是少數人的特殊性癖好,其實它一點也不特殊,反而是非常普遍常見的,只是很多人不自覺而已。
許多情侶或夫婦都會在性活動中,包含各種形式和程度的抓咬捏捶或其他形式的激烈性愛,更多的人則使用角色扮演,用不同的情趣用品來營造氣氛。
最常見的SM除了動作激烈狂暴外,還有口頭暴力,例如在性行為中使用禁忌的語言、髒話或者以語言自貶或貶低對方等等。
除了這些幾乎人人均從事的SM入門外,還可以被進一步開發而達到更為繁複與儀式化的形式,媒體中常見的皮衣頸扣及捆綁等就是其中廣為人知的例子。
SM的普遍性有其心理基礎。弗洛依德認為在性壓抑社會中,人們對於性有羞恥、嫌惡、痛苦、恐懼等心理,這些心理阻礙了性愉悅。可是這種行為卻有促進性愉悅的功能。
例如,裸露是讓人羞恥的,但是人們在性交時喜歡脫光衣服,就將羞恥轉化為性興奮。
同樣的,喜歡口交的人可以把對性器官的嫌惡感轉化為愉悅;喜歡SM的人則把原本連結到痛苦、恐懼、無助等心理的性活動轉變成快感。
這是一種很合理的心理機制。弗洛依德認為這些行為克服了性壓抑,因此反而不會因為性壓抑而形成精神官能症。
SM把侵犯與破壞的心理以儀式性的行為操演出來,反而比較不會有精神疾病。

SM是性變態嗎?

將SM稱為「性變態」或「性虐待」,或視為「心理病態」,這些都是不正確的說法,這些錯誤說法也顯示這個社會缺乏性權利的意識。
把SM視為性變態乃源自西方基督教的傳統,隨著殖民主義與性學發展而擴散到非西方世界。基督教認為性的目的就是生殖,凡不是為了生殖的性行為都是不自然的,故而手淫、愛撫、口交、同性戀都是道德上的過錯。
在現代國家人口節育政策與避孕科技的發展之下,生殖不再是性的唯一目的,性更是為了愉悅與快感,生殖模式的性道德遂逐漸被廢棄,手淫不再被教育家與父母視為大敵,肛交也在很多國家被除罪化。更有甚者,如果在性活動中追求愉悅快感是自然的,那麼SM這些促進性興奮的非生殖性活動根本就是性常態,是一種性偏好或口味癖好,如同各種助興的性體位與情趣用品,更無涉道德人格。
SM世界情趣用品店-相關名詞解釋